万载在线,万载新闻网,万载信息网,万载信息港,万载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万载在线 >

陕西府谷夺命黑炸药仍在用 黑色产业链监管难题待解

时间:2018-04-21 04:58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我的网站
夺命的 黑炸药 谁在用 以2013年府谷GDP为435 38亿元 新民镇GDP就高达99 91亿元 位居府谷14个乡镇之首 一个乡镇的产值就占到全县的四分之一来源 法治周末2016年10

  夺命的“黑炸药”,谁在用 ?

  以2013年府谷GDP为435 .38亿元,新民镇GDP就高达99 .91亿元,位居府谷14个乡镇之首。一个乡镇的产值就占到全县的四分之一

  来源:法治周末

  


  2016年10月24日14时许 ,陕西省榆林市府谷县新民镇打井塔村5间彩钢房内发生爆炸 。经警方初步调查,此次爆炸是因非法制造,储存炸药而引起。 资料图

  地方政府应该尽快统筹各类管理资源 ,破除与非法流通雷管炸药关联的黑色产业链管理的碎片化问题,让公安 、煤炭 、矿管乃至土地林业等部门统筹联动,从源头上打掉煤炭的非法生产与销售,铲除“黑炸药”的非法市场需求

  法治周末记者 贺宝利

  发自陕西榆林

  “目前的情况是 ,正规渠道的火工品管控相当严,使用过程中即使是一公斤炸药短缺的漏洞,也不会出现。引发大爆炸的炸药极有可能是‘黑口子’‘挖明盘’ 、小煤窑超产等所用的那类黑市上流通的雷管炸药(俗称“黑炸药”)。”10月31日,距离府谷特大爆炸案件7天后,榆林一名曾在矿区多年从事治安管理工作但不愿透露姓名的公安官员,面对法治周末记者的采访如此坦言。

  2016年10月24日14时许,陕西省榆林市府谷县新民镇打井塔村5间彩钢房内发生爆炸。经警方初步调查 ,此次爆炸是因非法制造、储存的炸药而引发。

  见证了陕北煤炭开发过程中火工品管理演化历史的这名官员 ,“痛定思痛”后认为:地方政府应该尽快统筹各类管理资源 ,破除与非法流通雷管炸药关联的黑色产业链管理的碎片化问题,让公安、煤炭、矿管乃至土地林业等部门统筹联动,从源头上打掉煤炭的非法生产与销售 ,铲除“黑炸药”的非法市场需求,类似的爆炸夺命案件才会越来越少。

  夺命的“黑炸药”

  新民,原本并不起眼的陕北小镇 。上世纪90年代开始,随着神府煤田的快速开发 ,府谷县新民和神木县的大柳塔 、店塔,一跃成为陕北地区的“明星三镇”。

  以2013年府谷GDP为435 .38亿元,新民镇GDP就高达99 .91亿元,位居府谷14个乡镇之首。一个乡镇的产值就占到全县的四分之一。

  这个有近20多座煤矿以及众多新型化工企业的乡镇,近年来一直是府谷乃至榆林的骄傲。

  10月24日,这个经济发展明星乡镇 ,再次成为世人关注的焦点。不过,这次关注的,却是14条无辜生命的嘎然而止与100名无辜百姓或许是无休止的伤痛代价。

  10月29日,法治周末记者辗转来到府谷新民镇。

  自称心情已经平静了许多的孙惠东,曾是镇里的一名教师。回忆起几天前的灾难,他还是心有余悸  。

  “先是一声震耳欲聋让人无比恐惧的炸响 ,接着火光与浓烟不断向上冒窜 。十几米高的浓烟与火光 ,烤得人20多米之外都能感觉到脸颊发烫 。紧接着,哭喊声 、嚎叫声,让整个小镇乱作一团。”

  尽管是事发后一小时才抵达现 。纤锘故谴铀说拿枋鲋谢乖吮ㄊ钡目植谰跋。

  “现在还想不通,活得好好的婶娘就因为一次罪恶的爆炸,说走就走了?”

  已经大半辈子为人师表的孙惠东,因为在农村陪伴老母而躲过一劫 ,但家族里还是有人遭遇不幸。

  “婶娘没了,侄女受伤,据说还要做开颅手术。”说到伤心处,老孙眼圈开始泛红。

  老孙的家,距离爆炸中心足有上千米,但是门框上的玻璃 ,基本被震碎 。由府谷县城建 、财政等7个部门组成的补偿领导小组共同确认可得到300多元玻璃震坏损失费后,孙惠东自行决定安装修缮 。

  “咱们这不叫损失,和人家无辜遭遇人财两空相比 ,真是微不足道。不过 ,整个小镇的损失实在是太大了!”

  在事发现。钦呖吹接氡ǖ氐阋宦分舻囊皆好琶媲缴贤夤业拇罄硎 ,大部分被震了下来 。街道两侧商铺及楼上住户的玻璃、门窗基本被震碎掉落在地面。住户已被安置转移 ,商铺关闭歇业。街道上除有巡逻车辆外 ,许多自称从府谷县城赶来的环卫工人正清理垃圾 ,十多台垃圾清运车穿梭往来 。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整个新民镇,呈东北西南走向。小镇长约两公里,宽约1 .5公里 ,一条河将小镇一分为二。河岸东北方向 ,大多为十多年前的砖混建筑,也是此次爆炸的所在地,爆炸中心所在位置呈现出一个约有200平方米、深处有近3米的大坑 ,大坑周围的几栋低层房屋已经坍塌。河岸的另一侧 ,一栋十几层新建筑上的玻璃也被震碎,远远望上去千疮百孔 。

  10月30日早晨,在紧邻小镇边缘的空地上,记者注意到有人已经支起多顶露宿帐篷。

  法治周末记者采访发现 ,除整个小镇房屋建筑严重受损外,另有上百号伤者接受住院治疗,其中14人已经死亡。截至发稿时官方公布的数字是:14名无辜消逝的生命中,4名为男性 、10名为女性;成员结构看 ,成年人12人、儿童2人;受伤住院有106人,其中重伤11人;受轻伤门诊治疗后自行返回的有41人。

  财产方面官方统计的权威数字是 ,事故造成核心区58间房屋受损严重,部分坍塌,爆炸波及周边约0 .8平方公里的建筑物不同程度裂缝 、门窗玻璃破碎,周边停放的63辆汽车不同程度受损 。

  此次爆炸引起公安部高度重视,经警方初步查明,爆炸是由犯罪嫌疑人非法制造 、非法贮藏的炸药引发 。

  矿区炸药的那些事儿

  尽管目前此次爆炸所涉炸药的用途没有被公开,但是,由“黑炸药”曾经引发的陕西神府煤炭生产区域内的各类事故,再度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年近70的老刘,是距离此次府谷爆炸事件不过百里的神木县孙家岔人。一再要求隐去真实名字的他,引领记者在一个名叫刘家峁村的周边4处曾经的新闻事发地,来了个“故地重游”。因为看不惯生他养他的美丽家园曾经遭遇与“黑炸药”关联的私挖乱采的疯狂破坏,老人曾经不断上访。

  就在一个名叫刘家峁煤矿不远的小河沟道上 ,曾经发生过夜里疯狂盗采煤炭的事件。

  而在刘家峁村向北的河滩对岸,一个名叫栅子沟村的地方 ,曾经发生过名为给村民解决吃水的“水利工程”,实为变相盗采煤炭的非法事件,最终因出了人命案,才被迫终止。当年遗留下来的巨大深坑痕迹,在记者多年后回访时的秋风瑟瑟中,仿佛仍在控诉着有关黑炸药的罪恶。

  而在多年后的2016年1月,有关“黑色火工品”的故事 ,再度在这村庄的周围上演。

  当地政府公开的事实是:2016年1月6日,神木乾安煤矿发生爆炸,爆炸产生的一氧化碳等气体涌入相邻的刘家峁煤矿 ,造成后者11人死亡。事后调查发现 ,乾安煤矿井下违法储存大量爆炸物 。

  而就在同一区域,稍早前的4天即2016年1月2日 ,神木县孙家岔创威煤矿有2200余枚雷管被盗。当地公安投入精兵强将,在案发一周后,3名犯罪嫌疑人被抓获 。

  “一个村庄周围十多年里,就有4起非法使用火工品的事件发生 ,而且其中3起是因为出现事故后才被世人所知。可想而知整个神木县的煤炭产区 ,肯定还有数量不菲但并没爆发的有关‘黑炸药’的故事 。”老刘感慨道。

  事实上 ,在另一个产煤大县府谷 ,除了几天前发生的与炸药有关的事件外,公开报道的重大事件就有两起。

  当地一家媒体今年8月报道称:一名王姓犯罪分子,从山西省左云县运输炸药2784公斤到陕西省府谷县 ,在交货时被当地警方抓捕 。府谷县法院以非法运输爆炸物罪 ,判处其有期徒刑11年。

  再往前追溯,2006年6月26日,府谷县老高川一苏姓村主任私藏炸药爆炸 ,直接导致11人死亡、20人受伤。

  法治周末记者采访了解到,事实上 ,府谷的新民 、神木的孙家岔并非地下火工品最为猖獗之地。在煤炭价格暴涨的年代里 ,神府煤田腹地大柳塔、店塔,府谷的老高川、庙沟门、大昌汗等地的偏远山村的沟沟岔岔,才是“黑炸药”肆虐之地。

  榆林地处晋陕蒙三省交界,因资源富集被称为“能源金三角”。与国内其他产煤地区相比,榆林北部的神木府谷特殊的沟沟岔岔地貌特征 ,恰恰成为犯罪分子利用黑市购买来的火工品(雷管、炸药的统称)大肆盗采资源的乐土。而煤层地质构造简单、层位稳定、埋藏浅、低瓦斯、宜于露天平峒开采,也恰是犯罪分子私挖盗采最为“得天独厚”的利好“资源”。

  “黑口子”与“挖明盘”

  “一出事媒体就将‘黑炸药’的监管责任直接指向公安。不排除基层公安个别地方出现问题 ,但将责任全部归咎他们,实际上是看问题过于简单化的表现。事实上围绕‘黑雷管’‘黑炸药’,有一个庞大的产业链 ,每个链条节点上,都有着暴利的吸引和驱使,总有人会为暴利不惜冒险!”前述那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公安官员称。

  有煤矿就必须及时看护,防止井田内资源被盗,和众多的煤老板一样 ,刘建林也因为井田内的资源被盗 ,曾经苦恼过。

  曾经在府谷县庙沟门与人有合伙办矿经历的刘建林,自曝十分痛恨“黑口子” 。

  “黑口子” ,多选在陕北沟壑的山崖边上,一般相对隐蔽。盗采者从黑市上买来雷管炸药,租来铲车、运煤翻斗车  ,多在夜里进入煤窑洞内盗采。一般程序是 ,事先由专人进入洞内打眼 、装药 、放炮,待“黑煤”聚集到一定量后 ,才开始快速突击组织向外运输出卖 。

  无论采煤还是往外运输,一般会在沟口派专人放哨。一有异动 ,放哨人会用对讲机通知盗采及运输人员组织撤离。

  规模大的盗采队 ,还专门组织“棒棒队” ,用于阻挠举报人和地方职能部门的检查 。必要时会采取断路乃至制造“事故”等办法阻碍执法检查。可谓组织专业、分工明确。这类盗采组织 ,往往由社会闲杂人员参与,作案手段多样狡猾 ,执法部门很难做到现场人赃俱获 。

  与“黑口子”相对应的则是“挖明盘”。“明盘”一般选在国有公用井田上,由地方政府出面,以发展地方经济 、解决民生需求为由 ,办理相关手续 。具体组织实施则由老板们负责。实施过程中老板们为实现利益的最大化,想方设法尽量多挖采地面下的煤炭资源 ,而地方政府要求的民生政绩工程则位居次要,结果是,多数“明盘”项目变了味、走了样。

  2009年4月20日,《西安晚报》报道:“神木县委常委 、副县长高某,因涉嫌受贿25万元 ,于3月31日被当地纪检部门双规。截至4月17日 ,高某已经主动交代受贿钱物200多万元,其中一笔受贿涉及神木当地一名杨姓知名老板。”

  媒体公开报道显示 ,杨某在神木县大柳塔镇贾家畔村,以给当地修筑“河堤工程”的名义大肆“挖明盘”(挖明盘 ,即当地老百姓所讲的挖黑煤,大柳塔一带部分煤层埋藏较浅,只要推掉地表浅层覆盖,就可直接挖煤),杨某在办理治理河堤的相关手续过程中,曾向高某及相关领导行贿 。

  在大柳塔镇不远乌兰木伦河东岸的山梁上,在离一个名叫水头梁村不远广阔平地上 ,在神华集团神东公司一下属煤矿的井田范围内 ,一个巨大的深坑就是当年被标榜为“灭火示范工程”开挖后留下的杰作。至今,当地百姓盛传与落马的“大老虎”之子周滨有关。

  而在乌兰木伦河从鄂尔多斯上游开始到下游榆林大柳塔的河段内,同属神华集团下属公司煤矿井田范围内 ,部分河段在煤炭价格高峰期,曾被挖了个底朝天 。

  一个颇为有趣的问题是,2015年2月5日 ,中央第十二巡视组向神华集团反馈了专项巡视情况,专项巡视发现神华集团的突出问题:一是一些企业领导人操控重点合同煤审批权谋取腐败“黑金”;二是煤炭灭火工程存在利益输送“黑洞”。神华集团煤炭灭火工程管理混乱 ,一些私人老板受利益驱动并得到“权力”庇佑,打着灭火工程旗号大肆开采和销售煤炭,甚至故意制造煤田火点 ,谎报灭火项目。

  巡视组所指的问题并未明确指向 ,但是 ,一个不争的事实却是 ,神华集团神东公司的井田范围内,的确存在打着灭火工程的名义私挖乱采的现象  。

  无论“黑口子”还是“挖明盘”,相比办理正规煤矿的巨大资金投入,简直就是九牛一毛。而盗采资源的巨额利润 ,就让寄生在这一黑色产业链上的犯罪嫌疑人不惜铤而走险。

  “‘黑口子’和‘挖明盘’对地下火工品的需求是一方面,小煤窑的超产 ,也是一个原因。”上述那位公安官员向法治周末记者分析判断 。

  记者采访了解到,为落实煤矿去产能具体任务,煤炭管理部门会给煤矿下达一年的具体产量,而产量与煤矿实际的生产能力少了许多 。与此同时给煤矿的火工品供应量也相对减少 。另一方面,随着煤炭价格的不断回升,煤老板扩大产能的欲望不断增强,合法火工品被限制供应,他们自然会寻找黑市火工品 。

  不过,就在这名官员分析判断的同时,有媒体已经报道了府谷一家煤矿因严重超产而被实名举报的事件,目前该煤矿已被停产。而法治周末记者在新民采访期间,也得到一份有关神木县境内一家有可能就使用此次爆炸所贩炸药的举报 。记者已将线索通过手机短信形式转交此次专案组相关人员 。

  据了解 ,官方炸药的价格每吨11500元左右,雷管单价在2.3元左右;而黑市上,雷管最高时单价能炒到15元,炸药至少翻倍。而与之关联的黑煤,盗采成本最多超不过50元,市售价格高峰期高达500到600元。黑色产业链上的暴利 ,极为诱人。

  监管难题亟待破解

  府谷爆炸案引发高度重视,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了批示。陕西省分管领导也赶赴榆林组织抢险救援 。公安部的技术专家也参与了案件侦破指导。

  与此同时,陕西省委 、省政府已责成榆林市启动责任倒查机制,要求对失职渎职人员进行严肃追责。来自陕西检方的消息显示,案发后,省 、市 、县检察机关已经依法迅速介入 ,与有关部门共同开展调查 。

  可以告慰亡灵的是,就在事发的第二天即10月25日凌晨,在公安部统一指挥下,陕西与内蒙古两地警方紧密协作 ,3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抓捕归案,相关责任人已被控制。经审查,犯罪嫌疑人对非法制造 、储存炸药供认不讳 。

  亡羊补牢犹未晚。日前,陕西在全省范围内多层面地开始大规模的安检排查 。榆林市安委会印发《紧急通知》 ,决定从10月27日起,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为期两个月的安全生产大整顿。

  《通知》要求要突出对煤矿、交通运输、危险化学品、非煤矿山、烟花爆竹、建筑施工、油气管道、城市燃气、民爆物品、特种设备及人员密集场所和人员密集型企业等重点行业领域检查 。

  《通知》强调,对检查中发现的安全隐患,能立即整改的要立即整改 ,不能立即整改的要制定整改方案 ,做到责任 、措施 、资金 、时限 、预案“五落实”;对存在重大隐患不能保证安全生产的要坚决停产停业整顿,整改后仍达不到安全生产条件的要一律予以关闭 。

  榆林市安委办将组织人员对县区、部门开展安全生产大整顿工作情况进行专项督查,并在全市通报 。对工作责任不落实、措施不到位引发事故的,要严肃追责。

  “事后的排查监管很重要,可以杜绝类似的事件再次上演,但事前的规范管理意义更大。”榆林一名基层干警感慨道。

  可喜的是,就在此次事故发生之前  ,新一届府谷县领导意识到明盘存在安全隐患问题后,果断叫停了府谷境内的“明盘”开采,已经着手排查整改。

  法治周末记者采访了解到,榆林率先探索用专用保险柜保存雷管并向全国推广,再是为煤矿统一推广配备符合严格安全标准的炸药库,公安机关对正规渠道的火工品管理比较规范 。但是在部门职能统筹管理安排上,还有需要改进的地方,比如  ,给正规煤矿审批多少火工品是由煤炭部门一家说了算;再比如,不久前府谷县探索试行出台火工品办法,但办法的制定与出台是由煤炭局组织实施,而在矿用火工品管理的架构中,作为业务主管的公安部门 ,却意外缺位 。

  ■名词解释

  黑口子 所谓黑口子 ,即指没有合法手续即在他人井田内肆意盗采煤炭而留下的类似陕北土窑洞一样的煤窑洞。

  明盘 明盘即指地方批准允许开采的采煤工程 。一般会以灭火工程、河提工程、水利设施的名义出面。大多数明盘确实有民生需要,但在实施过程中,少部分明盘工程,则被不法分子以行民生需求为名、行盗采煤炭之实。

  火工品 是装有火药或炸药,受外界刺激后产生燃烧或爆炸,以引燃火药  、引爆炸药或做机械功的一次性使用的元器件和装置的总称。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