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载在线,万载新闻网,万载信息网,万载信息港,万载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万载房产 >

媒体曝古县安泽房地产乱象

时间:2018-04-07 02:0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我的网站
媒体曝古县安泽房地产乱象,监督·评说,主流媒体,山西门户。山西新闻网是经国务院新闻办审核批准,由山西日报报业集团主管、主办的山西省重点新闻网站。山西新闻

    8岁小孩命丧工地

 

    2014年2月10日,节日的气氛尚存 ,山西省临汾市古县岳阳镇西屹剁村的8岁孩子赵云亭和两个小伙伴 ,在该镇正泰小区东边的废墟工地旁滑冰时,不慎掉进小区旁边工地的深坑里死亡。

 

    赵云亭滑冰的地方原为废弃河道,2012年房地产开发商冯某在手续尚未办理时便开始动工挖地基 。后因有人举报,古县相关管理部门于2013年5月责令该工地彻底停工,但已经挖开的大片深坑始终没有回填。

 

    对此,古县住房保障和城乡建设管理局规划科蔡姓科长告诉记者:“死亡小孩的工地,因为没有办理任何手续 ,在2013年就彻底让停工了,没有回填挖开的坑导致死亡事故发生。”

 

    而在2月24日,当地村民告诉记者,事发前,这片深坑周围没有设立任何警示牌。记者看到 ,赵云亭滑冰的区域有多个深坑 ,满是积水。

 

    据悉,8岁孩子死亡后,古县政法委等陆续开始介入调查,并追究有关单位及个人的责任。但当地村民称 ,冯某并不是真正的开发商,其背后尚有其人。  

 

    非个例的违规开发

 

    在古县,类似的违规开发并非个例 。

 

    在了解赵云亭案过程中,当地群众反映 ,2013年3月开始,临汾迎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给水库修建防水工程名义 ,在该县康庄西街北侧开发古县大地家园住宅楼二期工程。

 

    古县城关镇湾里村一位村民告诉记者,该住宅楼建在村民原来浇地用的水库上面。2013年5月初,因得知该楼为18层(含地下车库),怕影响自家房屋光照的几十户村民曾前往临汾市政府投诉反映。

 

     据悉,政府部门介入后,该项目也并未真正停工  。而到2013年5月底,反映情况的村民均拿到了相应的遮光赔偿费 。湾里村一位拿到补偿的村民称,根据距离上述楼盘的远近 ,各家拿到的补偿不等,少的是1-2万元 ,多的拿到一套房子、一个车库。

 

    2月25日,记者前往古县住房保障和城乡建设管理局查阅上述项目相关手续发现,在大地家园二期工程档案里 ,仅有一张简单的规划许可证、一张效果图以及一张古县发改委立项文件,没有经审定的规划设计方案、单位设计方案及建筑设计施工图,也没有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

 

    面对记者的疑问 ,该局规划科蔡姓科长告诉记者 ,大地家园二期工程项目原规划为8层(含地下车库) ,在工程进行到9层柱子钢筋绑扎时,该局曾给该项目部下过停工通知书,但没有下过行政处罚决定书。

 

    同时,他表示 ,该项目从“挖根基就口头叫停过”,但“我们局没有设立执法监察大队,也没有具体分工平时哪个科室监管 ,规划科只有3个工作人员,每次去该工地检查,就停下来,人刚走他们就动工”。

 

    古县住建局副局长乔迎春在2013年时恰好担任施工科科长,他解释说,该项目工程从打根基开始就被阻止过,“可是人家不停工,我们也没办法。”

 

    他告诉记者,该局下过一次停工通知书、一次行政处罚决定书,处罚了2万元 ,“当时没有向法院提起拆除违法建筑强制执行申请书”。

 

    记者在大地家园二期项目现场看到,这个屡被“口头叫停”的楼盘,地下车库及楼盘根基已全部被水淹没,宛如“水中阁楼”。

 

    对此,古县住建局质监站许姓站长称:“水淹车库及根基是后来的(事)”  。他表示 ,该项目超过了建筑工程规划书上的8层高度,“到8层以上,工程质量我们站就不监管了”。  

 

    乱象范围

 

    相比于古县大地家园住宅楼二期工程违规开发,距离古县城关镇湾里村43公里的安泽县府城镇西沟村阳光花园住宅小区项目 ,更为大胆——在没办理任何手续的情况下 ,不到一年的时间里 ,两栋8层(含地下室)住宅楼被建起 。

 

    据当地居民反映,2013年初 ,安泽县会祥房地产开发公司(下称会祥房产)没办理任何手续 ,私自挖山平地 ,在府城镇西沟村山脚下,开发了阳光花园住宅小区项目,而当地相关管理部门仅仅以罚代管。

 

    2月25日 ,通过在安泽县国土局查阅相关资料,记者发现 ,该项目至今没有办理任何用地手续,但在2013年6月2日,该局对会祥房产作出了没收非法用地上修建的建筑物和其他设施 、处罚15760元的决定 。同时 ,在该局档案里,记者还看到了安泽县林业局处罚该公司46002.3元的处罚单据。

 

    该局办公室王姓主任介绍称,当时他们联合其他执法单位,对该工地停水停电,并对工地贴了封条,但是开发商自己接了水电、撕了封条。

 

    安泽县住建局规划执法大队长李晋告诉记者,上述项目从工地开工到让停工,他们先后多次口头警告 ,并书面下达了一次停工通知书、处罚决定书,但 ?畈⒚坏轿。2013年8月,该局曾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拆除违法建筑及?885181 .6元。

 

    记者从安泽县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获悉,安泽县住建局申请法院强制执行会祥房地产开发公司仅是行政处罚 ,法院也只是强制执行安泽县住建局作出的安建法罚字(2013)第6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中的?885181.6元人民币及逾期百分之三加处?。但因一直找不到会祥房产负责人  ,?畹较衷诨姑恢葱械轿  。

 

    3月6日,记者再次就上述问题电话采访安泽县住建局主管城乡规划的李国民副局长 ,他认为是有人在强制执行申请书上“做了手脚” ,当初是申请强制拆除违法建筑并 ?88万多元。

 

    罚而不止,止而不管 ,以罚代管。实际上,不少房地产之所以敢铤而走险 、未批先建 ,正是看到了监管部门在处罚手段上,除了?,难有其他办法。于是 ,未批先建现象愈演愈烈。一个8岁孩子的死亡背后 ,虽然是某些不法者的直接问题,但也回避不了监管部门应该承担的责任。

 

    赵云亭的生命能否平息古县 、安泽县,甚至更大范围的房地产开发乱象?临汾晚报将持续关注 。

------分隔线----------------------------